hogwartscat

打酱油的
总想写,但是懒

【茨酒/寮日常】今天周三

茨酒不逆
其他角色出没
主要是寮日常
以及某些吐槽……



早6:50

哐!哐!哐!

巨大的砸门声惊醒了酒吞童子,大脑还没完全运转起来就又被女孩子的声音刺穿。

“茨木!茨木!阿妈喊你起来打突破啦!”



“我的小祖宗,你小声点儿里面两个都不是好惹的。”门外小姑娘的坐骑小声提醒着。

“茨木不敢对前辈怎样啦,况且他只是个暴击茨木。”

“…”坐骑看着小姑娘的五勾等级,又看了看装备的御魂。至少打起来茨木肯定追不上,坐骑自我安慰地想着。



酒吞听着外面叽叽喳喳的说话声笑了一下,伸手推了推八爪鱼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茨木,“起来突破了。”

“不好,挚友也不去,我会想挚友的。”

“等下打完了再回来,现在打得很快了。”

“想跟挚友一起打突破。”八爪鱼把酒吞搂得更紧,蓬松的白发蹭在酒吞脸上,软软的。

“好啦,快起来,六星大妖怪了起床还撒娇。”酒吞揉了揉茨木的头发。



早6:55

酒吞童子坐在廊下望着通往结界突破的传送阵,喝着樱花妖准备的茶。

“早啊,酒吞,茨木那孩子又去打突破了?”笑得一脸慈爱的姑获鸟给酒吞端来了早餐。

“是的,今天阿妈还真是早。”

“刚才看见荒川也起来了,说是镰鼬喊他隔壁一目连打突破的时候吵到他了。”姑获鸟把早餐放下,在酒吞身边坐了下来,“樱花,你也过来坐坐休息一下。”

姑获鸟这个庭院里的第一个六星妖怪,酒吞童子也是她带大的。

看样子樱花妖的好友桃花妖应该也被叫去打突破了。

“希望他们今天少遇到几个彼岸花镜姬和小僧。”



早7:00

突破的传送阵亮了一下,镰鼬跑了进来。

“哇,樱花妖。”

“是的大哥,是樱花妖。”

“阿妈不是要樱花妖吗?”

“是的是的,樱花妖。”

樱花笑了笑,跟着自言自语的三兄弟进了传送阵。

“看样子是遇到了高抵抗的肉奶队。”姑获鸟看了看酒吞,“不用担心,叫了樱花应该就不会让茨木出阵了。”

酒吞点点头,天知道茨木每天突破要被镜姬和独眼小僧反弹至死多少次。



早7:05

突破的传送阵又亮了起来,茨木和樱花一起回来了。茨木看见酒吞立刻两眼发亮跑了过来。

樱花则跑到后院去找人了。

“挚友在等我吗?”

“是啊,他守着突破传送阵半天了。”姑获鸟掩嘴笑了起来。

“那我要努力快点儿打完回来!”

“行了,这次回来是找谁?”

“犬神,遇见彼岸花了。挚友稍等我去叫他过来。”

茨木刚要离开,就听见身后有人说道:“茨木童子不一起走吗?”

全副武装的柴犬站在传送阵前面问道。

“看来樱花已经帮你把人喊了。”酒吞对着站在柴犬身后的粉色点点头表示感谢。

“挚友等我回来。”

茨木说完便和犬神一起消失在传送阵。



早7:30

突破大队回来了。

茨木直奔酒吞,姑获鸟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饭。

寮里的大部分式神都起来了,挤在餐厅和廊下叽叽喳喳地吃着早饭。

青行灯身边挤满了女性和年幼的式神,大家都在听她讲故事。连平时吵吵闹闹的山兔、金鱼姬都老老实实的坐着。荒不知道为什么也坐在他们中间,听得津津有味。不过辉夜姬似乎有点儿走神,她总是望向妖琴师的方向。

妖刀姬还是离大家比较远,但是姑获鸟总是会跟她坐在一起,之前她们两人一起在御魂十层和斗技里并肩作战很长时间,所以能离妖刀最近的大概就是姑获鸟了。

荒川和大天狗两个人正襟对坐,都拼命挺直腰杆,仿佛谁坐得更直便更厉害。跟他俩坐在一起的一目连已经很习惯这个情形了,和惠比寿海坊主淡定地喝着茶。

阎魔依然像女王一样被判官照顾着,而鬼使兄弟现在的精力都放在照顾白童子和黑童子上。彼岸花和花鸟卷似乎正在交流种花经验,不过…她们是怎么交流到一起的?

小鹿男、镰鼬三兄弟和狸猫坐在草坪上。不远处就是乐器二人组——妖琴师和万年竹。还有每天都在怒目相对的犬神和九命猫,以及满地跑的帚神灯笼鬼。

又是普通的一天。



早8:00

姑获鸟、椒图、犬神、桃花妖、般若穿戴整齐站在地域鬼王的传送阵门口。

酒吞童子抬头看了一眼,又低下头去。

“吞吞,不是不带你,今天要求四个SR级别的式神上场,椒图又是必须带的……”

“本大爷没想去打那种副本。”

“那种简单的战斗挚友才看不上呢!”茨木也在一边附和道。

酒吞低头喝着刚刚温过的酒,余光里撇见大家都进到了传送阵。



早8:30

和茨木对饮了一会儿,又帮樱花和花鸟解决了一些小式神打架的问题(基本都被茨木吓住了)。征战地域鬼王的队伍回来了,阿妈看起来特别高兴,似乎打了很高的分。

酒吞童子想起了那天攻打万里长城。

攒不起狂气,打两下就被反弹至死。最后阿妈换了其他的式神来代替自己。

不想也罢,本来快速战斗就不是自己的强项。

“挚友在想什么?”不管酒吞做什么都要跟着的茨木探过头来。

茨木身上挂着童女,头上顶着小松丸,还在尽力让其他挤过来想要地狱之手举高高的小孩子们排好队。酒吞突然觉得留在庭院里也许挺好的。


午11:55

年幼的式神们玩了一上午,都被姑获鸟赶去休息了,庭院里稍微安静了下来。

酒吞和茨木也闲下来,又取了酒坐在院子里的樱花树下喝了起来。

后院传来了曼妙的琴声,看来妖琴师今天心情不错。没一会儿清扬的笛声也加入了旋律。

“万年竹的竹林今天又热闹了。”酒吞想起上次竹林里传出乐声,想靠近听,结果看见竹林外辉夜姬、烟烟罗、金鱼姬和荒偷偷摸摸的听,金鱼姬那个小丫头还对辉夜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“挚友也想去听吗?”

“不,在这里听就可以了。”

然而,他们并没有安静的听很久,荒川之主来到茨木面前,伸出手来。

“一四位御魂給吾。”

茨木慢吞吞地从身上摸出御魂放到荒川手里。

“阿妈居然中午斗技?”酒吞挑了挑眉毛,那个拖延症严重的阴阳师,每周都要在排名结算前才肯磨磨蹭蹭地去打一打。

“她上周打得有点儿吃力,怕周末时间不够。”荒川把御魂戴上,冲他们挥挥手离开了。

“不知道斗技场什么样子。”茨木看着荒川离开突然说道。

“斗技场呀……”酒吞喝了一口酒。

虽然酒吞也没有去过几次,他还是给茨木讲起了斗技场上的那些事。


下午1:10

金鱼姬气鼓鼓的举着两个破势御魂跑到练武场。酒吞和茨木正在这里教年轻的式神们格斗。

“哇,荒川之主那个大个子欺负我!居然让世界第一可爱的我给他跑腿!”金鱼姬不满地把御魂塞给茨木,“看在他受伤了的份儿上,这次我就不跟他计较了!”

酒吞好笑地看着转身跑掉的金鱼姬。

“看来斗技场竞争激烈呀。”萤草眼睛亮闪闪的,“好怀念。”

“好羡慕萤草可以跟挚友并肩作战。”茨木也眼睛亮闪闪。

“……有什么好羡慕的,那时候阿妈什么都不懂,斗技连回火的式神都没有,哪个练得等级高就上哪个,总是输。(每次先死的总是身为SSR的我。)”酒吞忍不住说道。

“输赢不重要,最重要的是打架呀。”萤草说道。

“不对,重要的是和挚友一起战斗!”

“你们两个……认真教学。”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好,酒吞只好转移话题。

“我们也会去斗技吗?”鸦天狗问道。

“哇,我才不要去斗技。”童女扑到哥哥怀里。

“想和茨木大人一起去斗技。”河童说道。

“我想和酒吞大人一起去。”狸猫打了个酒嗝。

“挚友要跟我一起去!”茨木也插嘴道。

……

……

“不要吵,想去斗技就去好好练习!”越说越乱,酒吞觉得有点儿头疼。

“我不想去可以不练习吗?”童女小声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
下午5:00

“荒快把针女戴好!哇哇,土蜘蛛要来啦。”阿妈站在庭院门口大喊道。

“不要着急,会有很多蜘蛛的。”姑获鸟早已穿戴整齐,在一边安慰着着急的阴阳师。

“要找个新鲜的没人碰过的打哦。”阿妈踮着脚在门口向外望。

“不要担心啦,有荒和大天狗我们哪次没有打够伤害。”


荒总算从犬神那里接下了所有的这女戴好。

“不要总打大蜘蛛,小的出来的时候记得打小的。”酒吞童子在荒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嘱咐道,“不要跟茨木那个家伙学。”

“……知道了。”荒点点头,跟着阿妈离开了。

“挚友,我真的不是故意每次都捏中间的大boss的。”

酒吞好笑的看了他一眼,揉了揉他的头顶。

“我也没有教荒打最大的。”似乎是受到了鼓励,茨木又接着说道。

“好啦,我知道了。再给我讲讲你们今天打的结界吧。”

“挚友真的要听吗?”茨木一脸兴奋,都已经六星那么久了,但是酒吞的一句话就让他变得像小孩子一样。

“快讲吧,再不说茶就要凉了。”


下午5:30

阿妈带着攻打土蜘蛛的队伍回来了,看来收获一般。

不过……

“都已经打了那么久了,土蜘蛛队里还是天天看见酒吞被混乱打死自己人的消息。”阿妈气呼呼地说道,“先集火小纸人呀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“自己不集火,吞吞混乱了又要怪吞吞。”阿妈很是不高兴。

“好啦,不要生气了,要不要做一下日常任务?”


于是变成茨木不高兴了。

“我要和挚友一起打探索!一起打觉醒!一起打……”

“御魂不用你上的。”阿妈揉了揉额头,“日常一共也用不了半小时。”

“赶紧给本大爷滚去探索,不要在这里啰啰嗦嗦了。”每天出任务都跟生离死别似的。

“挚友要等我回来一起吃饭哦。”

“赶紧去。”


晚上7:25

茨木6点多就做完日常回来了。酒吞和他一起吃了晚饭,又去看看了小家伙们。

真是悠闲。酒吞准备参加寮狩猎的御魂时候想到。

每天醒来就吃吃喝喝,看看孩子,帮着花鸟他们做点儿家务。然后陪着茨木喝喝酒说说话,晚上7:30打打麒麟。

酒吞童子不禁想起刚来这里的时候,虽然那时候阿妈什么都不懂。但是斗技、突破各种活动没有自己没参加过的。有时候还会带着自己打御魂。

对了,刚刚能打御魂7、8层的时候她怕自己能力不行会拖累队友,就自己一个人打御魂,那时候还是要自己上场的,因为需要两个输出。而自己那时候是除姑获鸟外唯一一个像样的输出。

虽然觉得笨笨的,但是还是觉得很有趣。

现在……

不过如果阿妈在那些厉害的寮里,可能狩猎也用不到自己了吧。

收回思绪,酒吞整理了 一下衣服,走出房间。


“啊,吞吞,今天我想试试犬神诶,你不用来狩猎啦。”阿妈看见穿戴整齐的酒吞童子说道,“荒你也不用来啦,换妖刀来,不然怕鬼火不够用诶。你们今天休假一天好啦。”

“好的。”荒痛快的把御魂交给了妖刀姬。

酒吞站在原地,看着大家忙里忙外。

“吞吞,今天是水麒麟,我想试试其他的阵容。”阿妈似乎是注意到了酒吞没有离开解释道。

是的呢,水麒麟。每次打到自己就又要从头开始,还可能被一下打死。

“没关系,本大爷正好有其他的事。”酒吞笑着离开了。



晚上7:45

“哎,犬神妖刀和鸟姐的组合也不好。”阿妈打完麒麟回家了,“下次还是叫吞吞吧。”

“今天到这里为止吧,晚上也不斗技打御魂或者探索了。我去隔壁的院子帮忙收拾一下,他们主人很久不去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是总还是要再啰嗦几句。

“唔,荒你不要到处撩人了!我看见昨天竹子把你从林子里赶出来了!还有前天食发鬼跑来告状,说你总去找他姐姐。还有还有,荒川说你去一目连那里好吵。还有座敷和辉夜姬……总之,你老老实实呆着。”

“……”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的荒,其实只是跟着女子会的成员到处溜达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

“啊,妖狐,你不要学荒啊。如果惹哪个小姐姐哭了,我就把你的尾巴上的毛都拔光。”

“咦?小生才两星,怎么会惹小姐姐哭。”一边莫名其妙中枪的妖狐,抱紧了自己的尾巴。

“阿妈,那我们可以玩叔叔的尾巴吗?”

“喜欢就去吧。”

“虽说让美丽的少女喜欢小生是小生的荣幸,但是小姐姐们能不能注意下除了尾巴之外的其他东西……”

“夜叉!!!快去吧衣服穿好,为什么又换成觉醒套了啊……院子里好多小孩子呢。”

“彼岸花,院子的东西都不许做花泥。”

“大天狗,记得帮姑姑一起扫羽毛,不要一脸不高兴,你可是满地羽毛的主要贡献者!小黑,往哪儿跑,你也要帮着扫。”

“镰鼬你们三个,把二号位御魂拆下来!到处乱飙车院子花花草草都被你们搞乱了。”

“哇,匣子不要把山兔装到你的盒子里!!!!好险……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“好了,快走吧,再不走今天要过去了。”姑获鸟揽过阿妈,把往门口送,“孩子们,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“真是麻烦你啦。”阿妈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,回头说道,“吞吞要和茨苗相亲相爱呀~”

“啰嗦,快走啦。”酒吞瞪了乱说话的阴阳师一眼,对方笑着离开了庭院。

“挚友要和我相亲相爱吗?”茨木的脸突然凑过来。

酒吞一把推开他,“先去帮忙做事。”

“做完呢?”

“做完再说!”



晚11::00

不想休息的年幼的式神也被姑获鸟哄去睡觉了,其他的式神也都结伴回去休息了。

姑获鸟还在院子里忙着收拾,酒吞把茨木支使去收拾换姑获鸟来休息。

作为这个庭院的第一个和第二个六星式神,两个人都有着开荒时期那些艰苦又难忘的回忆。同样,两个人现在也都处在某个边缘。

“鸟姐。”酒吞开口说道,“今天的战斗我一次都没有上场。”

姑获鸟望着院子里指挥着帚神打扫的茨木,笑了。

“不要胡思乱想。你知道阿妈最喜欢你了吧。家里的椒图、惠比寿、妖琴师都是因为你才升的六星。”

“但是,阵容建好之后,我也没怎么上过斗技。”

“你啊,阿妈说是因为她自己太胆小,不敢叫你出去挨打,错过了使用以你为中心的阵容的最佳时期。她呀,在大家都用转换券把姑获鸟的星级和大天狗互换的时候,她也没有转我。”

“不是担心会被转换掉,只是……”

“哇!什么?!阿妈要转换掉挚友吗?!!我要去跟她打架。”茨木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大叫道,“挚友这么优秀,阿妈这么做 一定是脑壳坏掉了!”

“没人说要把我转换掉,后院打扫完了?”为了不让茨木接着长篇大论下去,酒吞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。

“那就快去。”

“好的挚友,马上就打扫干净。”

看着茨木带着一群帚神跑远,酒吞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。

“嘛,我相信会好起来的。你看大天狗、小鹿和荒川之主,现在不也是很优秀的式神了吗。只要再等等,你也会绽放光彩的。”


“挚友现在就光彩照人!!!”远处传来茨木的声音。


“……那个家伙。”


晚11:30

茨木使劲往酒吞的被子里钻,被酒吞踢了踢。

“你消停会儿。”

“挚友……”被子里传来委屈的声音。

又来这套。

“挚友?”毛茸茸的脑袋挤过来蹭了蹭,手也不老实地到处乱摸。

茨木还是太了解他了,稍微一撩就……

“挚友~”


“闭嘴,做就快点儿。”


END


====================

到这儿就没了,后面的自己脑补下吧,老年人不想写激情的东西了。

写完没通读,估计一堆重复使用的副词和形容词。大家自动替换/无视一下。


主要是上个周三想着有了犬神,是不是可以不用吞吞打水麒麟了,因为每次都被一下清狂气,有时候桃花ai智障了还会被打死……Orz

事实证明,还是吞鸟荒最快。

吞吞不急,这周就是让你打的。


酒吞是我第二个六星式神,第一个是鸟姐。在那个没有组队,我还舍不得买月卡的时候,第二个六星给了他。其实那时候也就是狩猎的时候用一下。

六星了以后不敢带他斗技,想着练一套后手阵容给他。等我练起来的时候,雨女已经满地都是了……虽然也练了狸猫,但是控制概率真的感人。

其实我们寮的其他人在之前也用酒吞斗技,辅助都是五星。然而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五星根本靠不住,不敢用在后手。于是生生错过了用酒吞斗技的第一个黄金时段。

后来到了雪女横行的时代。直到雪女被削,才发现原来可以双拉双推。那段时候我一直是双拉雪女妖刀的阵容。于是又一次错过了酒吞斗技的黄金时段。

虽然给他凑了各种套装,但是基本没怎么上过斗技。现在酒吞最好的阵容大概就是双镰鼬兵勇老爷爷的阵容了……但是这阵容酒吞换成以津真天胜率会上升很多,而且我第二个镰鼬还两星技能也没刷满……总之各种心塞。

因为胆小,所以错过了让吞吞斗技的机会,又在周三剥夺了他打麒麟的机会,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他。不过这周三又换回来了,现在偶尔有地域鬼王也会上上酒吞,但还是希望能在斗技里用。

总之希望有一天吞吞能被加强吧。


评论(8)

热度(7)